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法海寺---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楚水

2019-4-27 11:04|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楚水|来自: 艺界网

摘要: 法海寺----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楚水 北京的今年,天气就是特别。大半夜雨后,已经过了谷雨,接近立夏,清晨乍一出门,仍然彻骨凛洌 ,让人猛一激灵。那感觉就像鲁迅先生小说《药》:"秋天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 ...
法海寺

----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楚水

       北京的今年,天气就是特别。大半夜雨后,已经过了谷雨,接近立夏,清晨乍一出门,仍然彻骨凛洌 ,让人猛一激灵。那感觉就像鲁迅先生小说《药》:"秋天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尽管,现在是接近夏天的春天。

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楚水在法海寺留影

       北京法海寺在石景山。可能是因为《白蛇传》的原因,对法海两个字,总存在着心理上的拒绝,尽管传说中法海和尚行法的寺庙叫金山寺,远在江苏的镇江。我不太信佛,好像还挺有佛缘。第一次接触北京的寺庙,至少是二十年前的一个春节。一位让我非常尊敬的老人家问我:

       "小楚,你去过红螺寺吗?"

       "红螺寺⋯⋯",一时间不知道老人家的意思,我显得有点茫然。原来,春节前,老人家家乡有人送来一只野生甲鱼,至少有十多斤,老人家想让我去帮她放生。

       记得放生那一天,红螺寺周边漫天是雪,唯独放生池,既没有结冰,也没有积雪。这只甲鱼一放进去,还回头看了看,然后,就没有了踪影。据说,甲鱼寿命很长,二十多年了,也不知道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回想起来,有点怅然。后来陆陆续续也去过一些寺庙,比门头沟的潭柘寺、戒台寺,海淀区的大觉寺,灵光寺等。一个感觉就是这些寺庙的所在地都风水极好,古木参天,曲水幽经,确实是修行养心的最好去处。

      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楚水与北京大学教授、中国文化书院院长王守常,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教授、文化艺术研究院院长刘传铭在一起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那么,北京周边有多少寺庙呢?没有考证过,肯定没有像五台山多,也不像魏晋南北朝,更没有多少楼台烟雨的怅然。这次结缘法海寺是因为中国文化书院在这里开设法海寺文化讲坛。记得季羡林老先生曾经担任第一届中国文化书院院务委员会主席,自然感觉亲切。于是乎,就羡名前来聆听。现任中国文化书院院长的北京大学教授王守常先生儒朴厚重,不修边幅,返朴归真,言谈举止,透露中五四时期另一种大钊气质的守常精神,让人敬重。这个仁兄在传统与现在,中庸至一分为三上,有自己独特的理解与认识--这极有可能中华文明以国家形式传承至今的原因所在,值得重视。刘传铭教授颇有历史的担当,将法海寺壁画与敦煌壁画进行梳理比较,认为从艺术价值而言法海寺壁画,甚至超过敦煌壁画--当然,也绝对存在着这种可能,因为,美,在于发现与挖掘,目前,就是挖掘的不够。刘传铭先生是一位有激情的学者,几个月前偶遇车祸,还需拄手杖方可方便行走,自称坐立不安的讲座,颇有新意。其喻释佛为山的佛教,中国化的佛教为海的佛教,就很有些意趣。问题是海的佛教,是不是还需要一个再中国化,进而再世界化的过程吗?记得饶宗颐先生曾多次提到巜化胡经》,对于佛教的起源就曾经有过思索。海昏候墓出土的最新竹简中,《道德经》与《德道经》,那么,究竟是道法自然呢?还是德法自然,如果,佛教的起源,真的是源于中国呢?这就是一个圆再化圆的问题。我不知道,这两位老师读过饶宗颐先生的散文《吐鲁番》没有?一会准备转发给他们的助手,某种程度上讲,在散文中不经意地探究学问,引发感慨,传播思想,更有深度与深意。

       法海寺大雄宝殿前松柏苍翠,古意盎然。中国的寺庙,除松柏外,还有银杏树,都古木参天,千八百年都没有问题。日本的浅草寺、金阁寺只有松树。我想松柏的生长环境,应该相差无比,少此缺彼,肯定不是一个地理环境问题,值得思考。初访法海寺,又聆听刘传铭先生海的佛教,几乎彻底地改变了我对巜白蛇传》中法海禅师的印象,由此看来法海和尚还不是一个干涉婚姻自由的卫道士,所以,不应该像传说中那样,躲到螃蟹的肚子里去。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