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明伦遥送挽联悼金庸:逐鹿中原谁定鼎?占鳌绝顶金为峰! ... ...

2018-11-3 14:25|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记者 荀超 责编:艺界网|来自: 封面新闻

摘要: 今天早上,我一睁眼就看到了当代文豪魏明伦先生发给我的《封面》新闻,其中报道了魏先生写挽联的感情经过:得知金庸去世的消息,魏明伦回忆两人相交点滴,并花了一夜时间为金庸撰写挽联:“书市大俠,逐鹿中原谁定鼎 ...
       今天早上,我一睁眼就看到了当代文豪魏明伦先生发给我的《封面》新闻,其中报道了魏先生写挽联的感情经过:得知金庸去世的消息,魏明伦回忆两人相交点滴,并花了一夜时间为金庸撰写挽联:“书市大俠,逐鹿中原谁定鼎?武林小说,占鳌绝顶金为峰!”
       都站在了金顶主峰,还看文学千山万重,再守茂盛景象,愿书市风光无限。

                                                                                         -----美国硅谷美术馆馆长段昭南

金庸与魏明伦

      1998年,因为《变脸》,金庸与“巴蜀鬼才”魏明伦结下不解之缘。随后的“华山论剑”“碑林谈艺”和蓉城会面,两人成了忘年交。得知金庸去世的消息,魏明伦回忆两人相交点滴,并花了一夜时间为金庸撰写挽联:“书市大俠,逐鹿中原谁定鼎?武林小说,占鳌绝顶金为峰!”

        “我从小就喜欢武侠小说!”但在“华山论剑”时,魏明伦却向金庸坦白,自己并非“金迷”,不是“追金族”。在他看来,金庸先生的“剑”,是建立在“江湖”基础上。“他的小说中的江湖,不是‘身在江湖,心存魏阙’那种真实的江湖,也不是‘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那种是在的江湖,更不是‘鸿雁几时过,江湖秋水多’那种平实的江湖。以上江湖,是民间、草泽、市井的代名词。金庸笔下是一个特定的江湖,虚构的江湖。是以他浪漫的现象,虚构了一个武侠江湖。这个武侠世界了,满足了读者休闲娱乐的需求。”

金庸与魏明伦“华山论剑”

       之后的“碑林谈艺”时,魏明伦再次强调,“金庸先生的作品就是武侠小说。”他从武侠小说领域评价金庸作品,“达到了武侠小说领域前所未有的高度。他成就最高的小说是《鹿鼎记》。”随后,魏明伦提出,武侠小说总有局限,“因为是以武侠为载体,说到底,最多是呼唤侠义精神。如果武侠小说今后更加铺天盖地,出现君临文坛之势,我看不是好事。武侠小说的内涵毕竟与直接反映现实生活的作品有距离。”

      回想起这两次活动中的对谈,魏明伦称金庸非常善良,而且心胸开阔,哪怕自己提出质疑,金庸也微笑接受。在魏明伦眼中,“金庸不善言谈,不会长篇大论,即使是说,言辞也不会猛烈。他的口若悬河只在武侠中,他始终关注武侠梦,行侠仗义、为国为民。”

       对于金庸的离去,魏明伦感伤、怀念,10月30日下午16:34,魏明伦向封面新闻记者发来他撰写的挽联,“这只是我从他武侠小说作品的角度来写的,之后还想从其他方面再写几幅。”并进一步解释:“逐鹿中原谁定鼎,指长销小说《鹿鼎记》。这是金庸封笔之作,也是扛鼎之作。《鹿鼎记》之‘鹿’与‘鼎’ 有多种解释。一说是逐鹿中原,定鼎神州。这里喻《鹿鼎记》是金庸十四部长篇小说之冠。占鰲绝顶金为峰,化用林则徐‘山登绝顶我为峰’。‘金’是双关语。金顶,金庸。指金庸在古今武俠小说领域独占鳌头。”

                                               (来源:封面新闻  记者 荀超    责编:艺界网)​​​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