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老庄《写给女舞蹈家的诗》

2018-10-28 11:53|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老庄 责编:郝富强|来自: 艺界网

摘要: 《写给女舞蹈家的诗》老庄毎当月光泻地恍惚又见你冰上舞蹈雪花爱的图腾有人说黑夜是白天华丽的转身你真就在黑夜之外背对我让人苦苦猜测你的眼神想起彺事便泪水涟涟流出凭栏对饮的那条河那夜那河醉了水上灯光开成北国 ...
《写给女舞蹈家的诗》
老庄

毎当月光泻地
恍惚又见你冰上舞蹈
雪花
爱的图腾

有人说
黑夜是白天华丽的转身
你真就在黑夜之外背对我
让人苦苦猜测你的眼神

想起彺事便泪水涟涟
流出凭栏对饮的那条河
那夜那河醉了
水上灯光开成北国之春

怪不得总数不清你的手指
怎么数都是千手观音
人醉心不醉
你是我膜拜的女人

今夜月光又皎好
要牵你的手舞蹈
舞而蹈之
旋转成爱河最美的漩涡

乐起
舞伴呢
一摸
又是梦

一一2018.10.27.


老庄先生是当代中国画坛、诗坛两栖艺术大家。

      老庄(庄永春),1951年生于山东烟台,抒情诗人,国画大师,国家一级作家,国家一级美术师。现在北京担任中国社会艺术协会(文化部)艺术顾问,兼任黑龙江报业集团北方画院名誉院长、艺界网顾问、中国北方书画院名誉院长。


品读老庄之《写给女舞蹈家的诗》
张国萍/文

      初见她时的模样,是她正在冰雪之上,旋转着华尔兹舞步,妙曼的舞姿炫彩夺目。当冰雪融化之后,曲终人散,唯有在月下才能回忆起这份曾经的美好,似水年华一去不复。

      看得到你的眼睛,却猜不透你的心,白天与黑夜的色彩交汇在你的眼底,若爱与不爱也能如此这般的黑白分明,那么普天下的情诗,还能读给谁听?

      思念的泪水与奔流不息的河水,有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还有那与水有着同一种颜色,同一种形态的酒,是不是也如水那般柔若无骨?如你自然舒展的躯体一样柔韧可塑?

      啊,你那伴随着音乐,翩翩摇曳的舞姿哦,迷醉了我的双眼,恍惚了我的分辨,让我看不清你那如梦似幻的表演,究竟演绎了佛,还是扮演了仙?而我至死不忘的是,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女人。

      我多想,多想牵着你的手,与你共舞一曲,可是我又担心,担心我心尖上的炙热,通过手传递的温度,融化了你的纤细和柔软,面对你的冰清玉洁,我连呼吸也是那么的小心。那么就让我的思绪,缠绕着你旋转时搅动的气流,陪伴你到曲终人散,陪伴你停止最后的颤栗。

      乐音终了,我被那随之而来的寂静惊醒,原来所有的美好,只是南柯一梦,不见了你的踪迹。

      老庄的《写给女舞蹈家的诗》告诉我们,生活中所有的美好也许只在梦里,亦或如庄周梦蝶那样,不知谁是庄周,谁是蝴蝶,何为梦境,何为人生?

张国萍,老庄学生,编剧,自由职业者。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