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牧青:关于重新编写《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的几点断想

2018-10-28 11:38| 发布者: admin|

摘要: 上图:用理论照亮人类的前行方向杨牧青:关于重新编写《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的几点断想 前一阶段,在写《杨牧青:科学实证+玄灵思维是认知人类上古文化的基本方法》和《杨牧青:人类上古文化谱系年表》等文稿时, ...

上图:用理论照亮人类的前行方向


杨牧青:关于重新编写《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的几点断想
 
       前一阶段,在写《杨牧青:科学实证+玄灵思维是认知人类上古文化的基本方法》和《杨牧青:人类上古文化谱系年表》等文稿时,说:“天下本一家,世界本大同。‘人类命运共同体’对推动促进人类社会发展是一个伟大的构想与实施,要沿‘一带一路’倡议的对人类文化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创造人类生活生存的又一个文明时代。不忘初心,从当下开始,若能自我反省,不忘前车之鉴,坚定文化自信,迫切需要重新编写《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以引领人类社会新时代的大发展。”

       现就以下几点算是对为什么迫切需要重新编写《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的一个简略回答。
 
       第一,通过网络搜阅,除了《世界文化史》、《人类文化史》、《世界文明史》、《人类文明史》、《极简文明史》、《全球文化史》等之外,并没有《人类上古文化史》、《人类上古文明史》著述成册。倒是《中国文化史》、《中国上古中古文化史》、《古埃及文化史》、《希腊文化史》、《西洋文化史》、《印度文化简史》、《巴比伦古文化探研》、《巴比伦与亚述文明》等局域性、国度性的著述很多,估算不下千余种。

       令人感到非常惊讶和愧疚的是:至今还没有《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的著述诞生,这是一大空白!奇了怪,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第二,惊讶的是,全世界的历史学、文化学、人类学、社会学、哲学、考古学、生物进化学等方面专家学者是不是因各自领域专业性太强而导致思维意识、思想认知有些封闭,或人本有的灵性在某研究框架制约下给消失了,从而忽视《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重要性。
       愧疚的是,当今人类怎么面对几百万年以来列祖列宗的艰苦创业和与大自然的拼搏精神及文化精神传承和文明创造,全世界的专家学者怎么没有从人类上古文化的“根”上去着手文明的研究呢?

       这个根是什么?就是自从有了人类诞生在这个蓝色星球的那一天起,人类就有了文化文明的诞生和伴随,而且文化文明是并行的,是相辅相成的,是缺一不可的同步发展!
 
       第三,近百年以来,所谓的国际学术界对“人类文明”给出一个比较笨拙的标准,即以文字、青铜器或国家(早期城邦)出现为人类文明的标准。若某个区域、某个国家没有文字、青铜器或早期城邦的出现(即考古发现),那这个区域、这个国家就没有文明,就不是信史,就不能当作正史对待,就是神话故事、文化传说,或为史前无从稽考之论。于是,在没有文明标准的定性下,就诱导隐射出没有文化性可言,同时也佐证出没有文化性可言的区域、国家是一个不文明的区域和国家。

       因为不文明的区域、国家是不具备文明标准的,年限短就不能算古老,所以就需要有古老文明的区域、国家给不文明的新区域、国家输送文明,创造文化,推行国际语言化,字母文字化,以及不平等的各种条约。

       欲灭其国,先绝其史。于是在强权者制定的游戏规则下,就出现了所谓的文明人肆意消灭一些被认为不文明的原住土著人的血腥行为,扼杀原住土著人的文化精神,或以某种理由为借口,进行刻意剥削,贪婪掠夺,殖民侵略,并发动跨区域、跨国度的战争,成为所谓的文明人最直接的、最得意洋洋的胜利果实。

       在文明与不文明的笨拙标准和混账逻辑主流下,几百万年的人类文化文明发展史,就仅留下6000多年的“文明”。同时一些丧失文化自信心的不肖子孙,跟着主流瞎屁颠,竟然将古老的中国文化文明给弄得只剩下4070年的文明了,在不知反省的无可奈何情况下只有用“史前”或“非信史”、“有待考古”、“有待新发现”等字眼给搪塞(见《杨牧青:人类上古文化谱系研究导读——让上古文化有生命的延续力》一文)。
 
       第四,在这里先不说谁来写《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的事情,就说谁能在已有的基础上进行文化与文明“二合一”的《人类文化文明史》或《世界文化文明史》编写,并不是一种文化与文明的分离史!

       何不通彻圆融的想一下:人类没有文化哪来的人类文明?

       人类文化文明应是并行在一起的。难道人类自从诞生的那天起就没有文化、没有文明的生存生活了几百万年后直到6000多年前才有了“文明”的产生吗?这种文明的推定简直太幼稚了,用所谓的国际学术界的文明标准去人为意识的割断人类几百万年的文化文明是一个最愚蠢、最能自欺欺人的行为!
 
       第五,对《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重新编写是迫切需要的。如果不把人类6000多年前至几百万年之间这段漫长的文化文明史做一个系统的、客观的、清晰的、详实的、生动的论述,那么人类文化文明的这一根大血脉就不通畅,会从根上断了源头的。犹如一棵大树,根系、主身干不健康,那其它枝叶干就会枯萎,就会无生机。

       如果人类文化文明从根上断了源头,那么平等、和谐、文明的世界体系就无法实现,区域、国家的战争就会继续不断的发生,世界大同的理想就只能在千年、万年的喊口号中继续空谈。

       为什么呢?因为全世界没有一个人类文化文明的共识!没有共识形成的区域、国家就会矛盾不断,导致人民不能安居乐业,邦邻不能友好往来,发展不能平衡,上升至民族、宗教、习俗、利益、资源等各个方面的冲突,以至于战争流血为代价!
 
       第六,重新编写《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是建立在以往各种论著基础上而“重新”的,不是说在已有的《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上去编写的,并且事实是,《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这样伟大著述至今是没有的。重新编写《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是需要复合型人才的,是需要特殊性人才,是需要大智慧者来主持,是需要一大批敬业、博学并有敢于责任担当之士来共同完成。

       在适当时机,人类上古文化谱系研究课题组可以展开此项工作(具体可与相关人、机构商讨编写计划)。分析全球化的发展趋势和世界格局,在阴阳平衡、互补统一的情形下,重新编写《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可能只有中国人才能做的到,因为古老的中国有着无比深厚的文化文明底蕴。

       有着被现代国际学术界认为人类文明发源地比较晚的古中国却到处留下了六、七千年前之前乃至几十万年前,以至于达三百二十七万六千年之久的的文化哲思推论,并且古巴伦文明、古埃及文明中有许许多多的内容却能在古中国的文化文明中找到生发的源头(见《杨牧青:人类文化共祖、人类文化文明的种子盘古述略》一文)。

       当前,在推动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时代大背景下,给予全世界的专家学者一个很好的机遇。拭目以待,看谁能来完成《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的伟大著述,做出一项重大的世界贡献!(注:本文作者杨牧青/号草坪先生,由艺界报公众号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