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春:曾经“长安客”,已是“长安人”

2018-10-25 15:08|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王家春 责编:郝富强|来自: 艺界网 家春有话说

摘要: 每一个“长安客”,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你我都一样。长安,长长久久、平平安安,这是一个多么吉祥而又耐人寻味的地方。现在的西安,与古长安虽不完全重叠,但在我的心中,它就是长安。我第一次来长安这块吉祥之地, ...

每一个“长安客”,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你我都一样。


长安,长长久久、平平安安,这是一个多么吉祥而又耐人寻味的地方。


现在的西安,与古长安虽不完全重叠,但在我的心中,它就是长安。



       我第一次来长安这块吉祥之地,大概是在河南林州市做镇党委书记的时候,屈指算来,已经过去快三十个年头了。那时年轻,是个“工作狂”式的人物,来西安办事,往往是连夜赶来,办完公务又是连夜回去。虽来过几次西安,但西安的旅游景点基本上一个都没去过。为什么说基本上,因为我记得当时省政协的一个老乡,知道我爱读《道德经》,曾领着我顺道去过一次八仙庵,拜访过道教协会的会长任法融先生。如果这算景点,那么就算去过一个。2001年我调任陕西省委统战部副部长时,去周至楼观台调研宗教工作,又见到了任法融先生。我说;任会长,我们有缘,多年前我曾拜访过您,现在我们又在一个战线(爱国统一战线)工作了。任会长边笑边说;道法自然,道法自然。看来,这个“道法自然”真的玄妙无比。也就是从那时起,有一个“长安的客人”,开始慢慢地转化了……


       从2001年初到陕西工作,到现在已十八个年头,彻头彻尾,由一个长安的客人,变成了地地道道的长安人。长安,成了我人生道路上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它是我第二个故乡,将永远编码在我人生的乐章之中。



      古城长安,有无数可圈可点的亮点,最主要的,还数长安的文化。一部中国文化史,如果没有长安,将会逊色一半。所以,能够到这样一个文化氛围浓厚的地方工作,真是人生的一件幸事。


       刚来西安时,住在老城和平门里,每天与闻名世界的西安古城墙为伴,早上去城墙公园晨练,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原来西安人的健身方式也和文化有关系。不仅有唱歌的、演戏的、吟诗的、作对的,更有老先生拿着拖把一样大小的“笔”,在水桶里一蘸,就像变魔术一样,公园小广场上便出现了一排排“斗大”的古诗古句,其字体结构,用笔疏密,整篇布局完全不亚于当今书协的某些首领们,差别是;这里是在健身,那里是在赚钱。


       在这样一个气氛下,如果业余时间,不去整点带文化的东西,似乎有点对不起这座古城。正好多少年来有个爱好,喜欢中国画的创作。沉浸在长安文化的熏陶下,这种爱好,一定会给自己的修为、健康和工作能力加分。于是,毫不犹豫,业余时间,用中国书画的学习和研究填得满满的。


       那时候,主要还是画传统的花鸟画,也纯粹是业余爱好,从来没有想过当什么画家。画画只是修身养性、提高文化素质、提升个人品味的爱好而已。但是,任法融会长说的好;道法自然。大道往那里发展,个人是决定不了的,最好的办法,是自然而然了。



       2007年左右,我帮港澳台及海外朋友在陕西做了很多慈善事业,其中在很多高校设立了奖助学金。每到给同学们发奖助学金的时候,我都要到现场代表省海外联谊会讲话。我讲的时候没有讲什么大道理,而是推心置腹地给孩子们讲“如何面对人生中的困难”。一路讲来,居然讲了不少的内容,学生们反映听了后受益匪浅。我突发奇想:能不能把我讲的内容画出来?于是,便出现了今天大家见到的哲理中国画。


      有人问,为什么叫哲理中国画。道理其实很简单,画山水的,叫山水画;画人物的,叫人物画;画花鸟的,叫花鸟画。我的画有山水,有人物,有花鸟,但又不是画山水、人物、花鸟。我画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哲理。所以,当人们问我是画什么画的时候,我只好回答我是画“哲理画”的。哲理中国画便这样产生了。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些文化名人的轶事,为避嫌,这里不再详述。


       2007年,“哲理中国画”一问世,在新浪网上便被作为正能量的画作不断地推介,几年下来,成为网络上流传、盗用最多的中国画作。当别人问我为什么不告他们侵权的时候,我总是一笑:虽然侵权,但他们在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正能量呀,这样的侵权就让他们侵吧。



       通过侵权这件事,让我对艺术进行了更深的思考:艺术只是艺术家本人的事吗?显然不是,它和欣赏者密切相关。如果打个比喻的话,农民种的是物质食粮,艺术家生产的就是精神食粮。物质食粮如果“农药”超标,就是有毒粮食,吃了对人不好。精神食粮呢,如果精神上的“农药”留在了产品里,会不会对人的精神造成伤害,一定会造成伤害。所以,我便撰写了个人的心得体会——《艺术家应该创造滋补心灵的精神食粮》,发表在《陕西日报》理论版上。并且告诫自己:你的创作已经不单是你个人的事,你的作品会影响很多的人,你画画一定要画对人好的画;要画能温润人们心田、启迪人们智慧的画;要画能给人力量、使人上进的画。这样,才对得起艺术家这样一个神圣的称号。



        由“长安客”,成为了地地道道的“长安人”,便要思考,能为长安做些什么?


       人总是有一些业余时间,所不同的是,业余时间用来干什么。我的业余时间,大都用在了创作“哲理中国画”上,我想用哲理中国画,为这座城市增一点光;我想用哲理中国画,为古城长安添一点彩;哪怕只是一丁点儿,我觉得也是对我这个新长安人的鼓励。也算是一个“长安客”成为“长安人”后,对“长安”这个心中神圣的地方,一点小小的个人“进贡”吧。



       谁都不能否认,哲理中国画在对中国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方面发挥了它独特的作用,很多公众号包括《人民日报》的公众号用“哲理中国画”作插图,数亿次地进行传播;很多微博微信用户,用“哲理中国画”当成头像,用以激励自己奋发向上;有些学校、企业、甚至寺庙,从网上下载下来“哲理中国画”,贴在单位墙上,用以传播传统文化的智慧。这个时候,作为一个“长安人”的我,内心感到的是喜悦和开心,而不是怕人侵权的愤怒和无奈。

绘画的创作有时是很艰难的,这种艰难,不仅来之于绘画本身,有时也会有这样那样莫名其妙的阻力。免不了会思考,要不要坚持下来。说句实话,如果是画传统的花鸟,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真的没有坚持的必要,大家都能画,你去掺和干什么,遭人嫉妒吗?但是,“哲理中国画”这样的国画,没有一定的人生阅历和文化素养的人画不出来。对人这么好的画如果不去画,感觉就是一种不负责任,不仅对不起自己,对不起那些因“哲理中国画”而人生更加美好的粉丝,也对不起中国传统文化本身。正是这样一个信念和情怀,使“哲理中国画”在传承中国传统文化方面,发挥了它特有的作用。

 


       第二故乡的长安,处处都是文化。有人为此骄傲,也有人为此焦虑。骄傲的是曾经辉煌的文化历史;焦虑的是,长安的文化,会不会成为发展的阻力。这也是每一个长安文化人思考的问题。新的时代,长安文化人应该展示出一个怎样的精彩?

而我能做的,只是工作之余,能用自己的画笔,为这个古城,增添一点点的靓丽。

我的第一故乡,也就是我的家乡,在河南安阳,那是甲骨文的故乡。我们村庄的北地,就是商代的遗址。小时候在地里玩,偶尔也会捡到一些古龟甲,用来当药,压粹以后止血效果特别好。当时也不知道上面有没有字,如果有字,那可就是宝物了。



       来之甲骨文故乡的“长安客”人,现在成了地地道道的“长安人”,我只是企盼,每一个长安的文化人,都能用自己的“精神产品”,滋养人们的心灵世界,给人们带来幸福和美好,为新时代的长安,编织一个更加美丽的现实故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