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牧青:关于人类上古文化研究若干问题再述

2018-10-3 12:38|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杨牧青|来自: 艺界网/艺界报

摘要:   上图:理论照亮人类的前进方向  杨牧青:关于人类上古文化研究若干问题再述  2018年8月19日晚,终于完成了《杨牧青:人类上古文化谱系年表——追根溯源 血脉不断》第一期文稿第一阶段性的撰写,案前发愣一会 ...

  上图:理论照亮人类的前进方向

  

杨牧青:关于人类上古文化研究若干问题再述


  2018年8月19日晚,终于完成了《杨牧青:人类上古文化谱系年表——追根溯源 血脉不断》第一期文稿第一阶段性的撰写,案前发愣一会儿,算是乘愿而行。回想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在临习青铜器铭文书法时涉入上古文化的情景,孰知三十多年后的今时又涉入此门。日月往复,甲午木火至戌归库,三年多的撰写构想才有了这些文稿初生,甚觉惭愧!


  就东方中国来说,以改革开放姿态,在文旅产业为布局下,近年来全国各地上演着传统文化源发地之争的大戏。如,黄帝冢地、炎帝生地、蚩尤之迷、伏羲氏与华胥氏、仇池与雷泽……等等,众多人士倾尽心血的据理为叙,刨地三尺的各述发现。这一热闹现象,对人类上古文化研究来说,有积极的促动意义一面,也有陈说纷杂不利于文化凝聚力的一面。


  就西方欧美各国来说,这几百年来在民主、人权、平等的宗旨和“神”的眼皮下,一些区域文化糜烂,时局动荡,甚至炮火纷飞,难民潮涌……不得不说风景东边独好!


  人活一世,草木一宿,能做多少算多少,浩瀚无垠的宇宙,人类究竟能占多大的份量?感恩前辈与时下哲人,他们对人类上古文化研究的论述和成果,益我启发,惠我神会,许多论著和网上海量的图文、视频且超乎寻常的新解释及全球性的文化新发现、新观点,足以修福为报!


  水墨变化的奇妙会让人的思想更加活跃,艺术灵魂的净化会让人的心识更加明彻。若有神助的三夏让我茅塞顿开,或得益早年我对易道、佛禅的浅薄修习,使我在子夜的键盘上能快速的敲打出了一些既像样而又不像样的文字,即是蚊子嗡嗡与叮咬也不会影响我查阅图文资料的热情。


  现在明白了,蚊子似乎在说:先生别犯傻了,干这些事干嘛?我们生活在物质世界里,老师都说了,课本都讲了,史前文化文明就是一个神话故事和文化虚构……约6万余字的几篇文稿就如此这样的写成了,为今后人类上古文化研究铺垫了基础性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催生了“人类上古文化谱系研究课题组”想法诞生与实施,同时也为自我书画艺术再度升华、完善注入了新的元素!


  今已三秋,静夜仰望,偶有幽深的星光闪烁着向我眨眼,或嘲笑,或鞭策,或期望。回想戊戌年的这个夏伏天,也算是没有白活。诗曰:

  一古七氏立乾坤,六帝三王说昆仑,

  两代相传十三朝,逸师心书作遗训,

  万代千秋一刹那,子夜玄灵照神魂,

  先生抹泪拜苍穹,无愧先祖佑子孙。


  (注:这是《杨牧青:人类上古文化谱系年表——追根溯源 血脉不断》一文发于新华网、人民网、艺界报、艺界网、新浪网、博客中国等网络和微信群友、朋友圈后,感念网友点赞,故以诗记之。)


  人类文化的源头在哪里?

  人类文化种子是什么?

  人类文化的分布状态如何?

  人类文化文明演变与传承是怎么回事?

  全球一体化的发展进程中要拿什么做支撑?

  “人类命运共同体”下人类文化该怎么推动共建?

  东西方各国为什么意见不统一并经常争斗不息?

  全世界为什么不能和谐相处?

  贫穷为什么自人类诞生以来一直就成了解决不了的问题?


  富豪都准备斥资绕月球旅行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在生存的生死线上挣扎?……等等,这些都需要我们在新时代全球化的发展趋势下重新思考和研究。


  一、对人类上古文化的认知与基本方法:

  科学实证+玄灵思维,亦即物质世界与意识世界的关系,是生命与宇宙的关系,是灵魂与神识的关系,是科学与宗教的关系,是人文与社会的关系,是东方哲学与西方哲学的关系,是田野考古与史料记载的关系。


  二、历史时间线索:

  1、中国历史时间坐标:从公元前841年西周共和元年起向上推至第三个大冰河期约100万年前盘古时期。再向上继续沿考古学、生物学等学科新发现为线索。中国从公元前841年以后至今的历史脉络是清楚的。


  2、西方历史时间坐标:从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时期起向上至公元前6000多年的古埃及时期为止。古埃及6000多年前以上的文化线索是很不清晰的,也只好借助考古学、神话故事等为线索继续探寻。西方因经常动荡不安,文化断层,并且没有统一的延续性,单靠《圣经》记载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所以需向下再延伸至公元476年时期,找寻一些史书记载的蜘丝马迹。


  要知道:公元476年是东方中国北魏孝文帝承明元年,是西罗马帝国灭亡,奴隶制瓦解,古代西方结束,基督教统治了意识形态,成为以后的主流。


  A、西罗马帝国时期(476年)→古罗马(476年-前754年)→古希腊(前146年-前800年)→犹太教(前586年-前2800年)→古埃及(前343年-前6000年)为止。

  B、西周共和元年(公元前841年)→商(殷墟甲骨)(前1046年-前1500年)→夏时代(前1500年-前2070年)→三王禹舜尧(前2070年-前4000年)→六帝喾颛皞蚩黄炎(前4000年-前7000年)→三皇神农伏羲遂人(前7000年-前3万年)→盘古时期(前3万年-前100万年)时期为止。


  太极分化为二,一阴一阳之谓道。“东”字按甲骨文象袋子装物品,“西”字按甲骨文象鸟巢。想一想,中国古人为什么要取袋子和鸟巢形象的字用于方位属性的字呢?为什么英文“东”要用“east”字母组合来说明是东方,用“west”字母组合来说明是西方呢?东、西仅e、w不同,依次东半球、西半球等,这内面有文章,需深思。


  三、学术互证:

  A、学术资料:取中、西方主要典籍为参考,以中国先秦典籍为骨,以现代学者研究论著为肉。但像《山海经》《竹书纪年》这类资料却更是非常重要的。

  B、神话故事:古中国神话、古印度神话、古巴比伦神话、古希腊神话、古埃及神话,由东到西逐步展开,进行深入比较分析。

  C、文化传说:世界各比较大的民族文化形成因素与该民族的习俗传说。

  D、田野考古:全球一些重大的考古发现与考古文化新结论。

  C、地域民俗:世界各地重要的民俗习惯与宗教礼仪的考察。

  D、学科交互:宇宙学、地质学、生物学、考古学、物理学、哲学、社会学、文化学、民俗学、人体生命科学等学科配套。


  四、为人类文化文明的全球化共性做好铺垫

  当听到这个“人类上古文化谱系年表(研究导读)”说法时,或许你会感到迷糊。那是因为你被过去灌输的知识充塞了大脑,固化了思维方式,被习以为常的认知锁定了你接受新事物的态度,在已有的史学观和眼见为实中,乃至约定成俗中你的心识也随之被蒙蔽了。


  大道多歧路,学而不化即死,化而不实即浮。全世界许多的人都拿着望远镜在观察、探知宇宙,由于观察者使用的望远镜质量好坏不同与观察者自身的知识结构、思维方法等因素,就导致各种不同结果和学说的出现。


  自西罗马帝国灭亡后历一千多年的发展,到了十六世纪初工业文明萌生至十八世纪八十年代以西半球英格兰“工业革命”兴起为始,标志着人类社会发展史进入了一个全新时代,拉开了全世界向工业化社会转变的一个“现代化”帷幕。因此,破旧立新,出奇创新,人类文化某些传承开始被扬弃,甚至被篡改,一切大洗牌。


  自工业文明500多年以来,在自然科学、社科科学、思维科学“三大科学领域”发展过程中逐渐成熟起来的“唯物论”成为近200多年来人文科学、哲学社会科学的主导思想,全世界普遍性的认为:世界是物质的,物质的运行是有规律的,意识是物质的反映,只有把握了物质的内在规律,便可以用数学图标描述它的未来和发展结果——这样才是科学的,反之则不科学。


  其实我们要明白:在自然科学、社科科学、思维科学上应再加一个人体生命科学。把人体生命科学简单的归于生物学(即生命科学说法)是欠准确的,当人类依赖物质过度时人类的精神层面就会糜烂,人的欲望就会促使人类走向无底的罪恶深渊。清贫乐道是一种消极的生活方式,挥霍奢侈则是一种造孽的生活毒瘤。


  应当肯定唯物论在工业化社会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乃至决定性的作用。但随着相对论、量子力学的产生,特别量子学说的诞生,唯物论就需要自我更新与升级,以适应突飞猛进的物理学发展。于是,时间随着物体速度的加快会变慢,并不是恒定不变的,时空是可以弯曲的,微观粒子测不准原理等涌现,迫使唯物论哲学面临着亟需升级完善的要求。


  可以这样说,十八、十九、二十世纪是物理学超速发展时期,但是哲学的发展却严重滞后,物质的第一属性主导思想和新的物理学不断更新,以及人体生命科学的新发现,维度空间的新研究与学说,科技智能时代的到来让人脑洞大开,致使世界顶尖的哲学家们都手忙脚乱,出现无法应对的局面。同时,也是许多的物理学家陷入困惑,宇宙万物究竟是受客观规律掌控的,还是由偶发因素(意识)而随机产生的?也就是意识决定物质,还是物质决定意识,这也不是孰先孰后的一个简单问题,这是对世界本源探究、人类终极探寻的一个大问题。


  “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不论是唯物论思想主导下各种学科还是科学框架下的各种研究与学说,在面对人类发展的时候不得不恢复人类失去的记忆,探寻人类上古状态,重新编写《人类上古文化文明史》。


  立时代潮头,发思想先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是一切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应该清楚的使命。因此,人类上古文化谱系年表(研究导读)就踏上了他的征程,为推动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好相应的服务,为人类文化文明的全球化共性做好一定的铺垫!


  2018年9月18日夜“勿忘国耻日”杨牧青写于京华,9月29日修定于“人类上古文化谱系研究课题组、新商道领袖与国学智慧董事长精修班战略合作”签字仪式在“杨牧青书画十渡写生文化基地”举行后三日。


  (注:本文作者杨牧青/号草坪先生,著名书画家、国学智慧研究者、人类上古文化研究者,由艺界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