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红色经典《丰碑》 在重温历史中砥砺前行

2018-9-29 12:21|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李本深 郝富强|来自: 艺界网

摘要: 《丰碑》原载《解放军报》继载《小说月报》后收入小学五年级《语文》第十册(人民教育出版社)
      《丰碑》发表以来有多种解读,有的把文中的云中山误解为是长征雪山中的某一段。实际上云中山是吕梁山脉北段的分支,当年贺龙率领的八路军129师经常在此活动。本文作者李本深在兰州军区创作室工作时,有次陪同他非常尊敬的129师战斗剧社老战士,时任兰州军区文化部赵戈部长散步时,赵戈回忆起当年120师过云中山,天气奇寒,“冻得人直想尿尿,只想哭”,就在云中山上,活活地冻死了两个人,还都是后勤部的人。李本深听后,深受感动,马上回去写出了《丰碑》一文,寄发解放军报。军报刊登后又被《小说月报》选载,再后被选入课本。

《丰碑》原载《解放军报》继载《小说月报》后收入小学五年级《语文》第十册(人民教育出版社)

《丰碑》全文:

  一支长长的红军队伍,在云中山的冰天雪地里,顶着混沌迷蒙的飞雪前进。严寒把云中山冻成了一块大冰坨,狂风狼似的嗥叫着,要征服这支装备很差的队伍。

  将军的马,早已让给了伤员骑。他和战士们一道踏着冰雪行军,不时被寒风呛得咳嗽着。他要率领这支队伍向前挺进,为后续部队开辟一条通道。等待着他们的将是十分恶劣的环境和十分残酷的战斗,可能三天两头吃不上饭,可能要睡雪窝,可能一天要走一百几十里路,可能……哦,可能太多了,这支队伍的素质怎么样呢?能不能经受住严峻的考验?

    将军思索着……

    前面的队伍忽然放慢了行军的速度,有许多人围在一起,不知干什么。将军边走边喊:"不要停下来!快速前进!"

  将军的警卫员回来告诉他:"……前面……前面……冻死了一个人……"

将军愣了一愣,什么话也没说,朝那边走去。风雪太大了,他步履有些踉跄,眼睛有点迷离。

  一个冻僵的老战士,倚靠一棵光秃秃的树干坐着,一动也不动,好似一尊塑像。他浑身都落满了雪,可以看出镇定、自然的神情,却一时无法辨认面目,半截带卷儿的旱烟还夹在右手的中指和食指间,烟火已被飞雪打熄。他微微向前伸出手来,好像要向战友们借火……怎么?他的衣服这么单薄、破旧?像树叶,像箔片一样薄薄地贴在身上……他的御寒衣物呢?为什么没有发下来?

  将军脸上顿时阴云密布,嘴角边的肌肉明显地抽动了一下,蓦然转过头向身边的人吼道:"叫军需处长来!老子要……"一阵风雪吞没了他的话。他红着眼睛,像一头发怒的豹子,样子十分可怕。

  没有人回答他,也没有人走开……

"——听见没有?警卫员!叫军需处长跑步上来!"将军两腮的肌肉大幅度地抖动着,不知是由于冷,还是由于愤怒。
  终于,有什么人对将军小声地说了一声:"这就是军需处长……"

将军正要发火的手势突然停住了。他怔怔地伫立了足有一分钟。雪花无声地落在他的眼睑上,融化成闪烁的泪珠……他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缓缓地举起右手,举至齐眉处,向那位与云中山化为一体的牺牲者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雪更大了,风更狂了。大雪很快地覆盖了军需处长的身体,他变成了一座晶莹的丰碑……

      将军什么话也没说,大步地钻进了弥天的雪雾之中,他听见了无数沉重而又坚定的脚步声在说:"如果胜利不属于这样的队伍,还会属于谁呢?……"



作者简介

      李本深,1951年生,山西文水武良村人。原兰州军区政治部创作室创作员,国家一级作家。先后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第一期,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院暨鲁迅文学院研究生班。著作有长篇小说《桃花尖》、《疯狂的月亮》、《敦煌之棺》、《灵魂的重量》《昨夜琴声昨夜人》、《西部寓言》、《我的汗血马》等多部小说集。编剧的22集电视连续剧《铁色高原》曾在央视一套黄金时间热播。电影《甘南情歌》、《香香闹油坊》、《我是花下肥泥巴》、《月圆凉州》等均公映并在央视6台播放,小说《丰碑》被选入人教版小学五年级课本。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