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笔墨任平生——访我省旅京画家郭利杰

2018-9-11 21:04|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梁梓 田野|来自: 西部传媒网

摘要:   问及郭老师,世间万物可爱之处甚多,为何独钟情于鸡?郭老师娓娓言道,自小生长在农村,家家户户都养鸡,鸡乃身边最常见之物,平凡而又普通。但在充满人文情怀的中国传统文化中,鸡通“吉”,是为吉祥家禽。古人 ...

      虽说已过处暑时节,但窗外翠荫间的嘶鸣仍不绝于耳。
      骤闻长安画派有一誉满京城的画鸡神手、画猫名家——郭利杰老师载誉归来,西部传媒网《文化名人》栏目便前往造访。

       
                                                                     
      初见郭老,但见其身材魁伟,长发披肩,腰板挺直,声音宏亮,走路自带风,言谈亲切且诙谐,若不是他自我介绍年近八旬,谁会相信这位精通微信、滴滴打车等网络常用软件,站在街道上等滴滴车的老人已近耄耋之年!这或许还不算稀奇,稀奇的是,老人于六十花甲之岁独闯京城画坛,经过数年苦心经营,终在北京画坛树起一面旗帜,为长安画派的继承和发展,添上浓重的一抹色彩。他的作品受到魏巍,贺敬之、廖静文等名家好评及众多收藏者的喜爱,成就了其“画鸡神手”美誉,一时被传为佳话。

      问及郭老师,世间万物可爱之处甚多,为何独钟情于鸡?郭老师娓娓言道,自小生长在农村,家家户户都养鸡,鸡乃身边最常见之物,平凡而又普通。但在充满人文情怀的中国传统文化中,鸡通“吉”,是为吉祥家禽。古人提出“鸡有五德 ”之说,所谓 “五德”是指文、武、勇、仁、信。因鸡头戴冠者,所以称为 “文”,有“升官”、获取功名之喻;足傅距者,称为“武” 公鸡又成为武将的象征;敌在前而敢斗,称为“勇”,如《斗鸡图》即属此例;见食相呼者,称为“仁” ,守夜不失时者,称为“信”。俗语曰“天鸡报晓天下知”,若人能具备此“五德”,便是几近于完人了。“逍遥自冠盖,慷慨与天雄。独立金声振,一鸣天下从。”雄鸡报晓傲然独立的气势和不鸣则已,一鸣天下尽知的英雄气概便成为历代文人墨客喻意明志的主题了。明代大家唐寅《题金鸡报晓图》“头上红冠不用裁,满身雪白走将来。平生不敢轻言语,一叫千门万户开。”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很好的诠释了”雄鸡一唱天下白”美好图景。据说,至少从宋代开始,便有以“鸡”为主题的绘画流传于世。直至今天,文艺繁荣,百花齐放,众位画家笔下,各种雄姿英发,朝气蓬勃的鸡形象不一而拘。

      诗人杜甫曾有“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郭老师为了激励自己,也曾画了一幅自画像,且在自画像下面写了一首打油诗激励自己:“自幼刻苦学画,年近四十没啥,所谓大志理想,何年何月才能不是空话,再发奋吧,一米八二,过好这余下的秋冬。”为了能画好鸡,郭老师可谓”走火入魔“。他除了自己养鸡,还常常到农村去看鸡,耳濡目染、相亲相敬,揣摩观察鸡的各种形态和生活情趣。甚至连吃饭时都不放过他的“研究观察”,别人吃鸡肉,他捉住鸡脖子,鸡爪子,鸡翅膀,来回翻看琢磨,研究鸡的生理结构,“那时候,满脑子都是鸡。”郭老师如是说。为了使笔下的雄鸡更具有力度、更显风采,他多次去“斗鸡之乡”菏泽,观摩体会斗鸡场面,取其神态,画其神韵。有一天,他去农村写生,看见有位农妇放出了囚笼一晚上的鸡。那些鸡都是争先恐后地冲出鸡笼,其中有一只公鸡,冲出牢笼之后,振翅飞到高墙上,单腿独立,引吭高歌,身后是冉冉东升的红日,一种天地之间,唯我独尊,卓尔不群的豪迈之气的顿时定格在他的脑子里。如果说以前也是画鸡,但却不真正的了解鸡,在那一刹那他突然走进了鸡的精神境界,鸡之思想,鸡之灵魂。一旦这种通门被打开,任何一种形态的鸡,他都能画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画家在对自然的认知过程中,往往都是在极力寻找一种心灵和自然的契合,在对所绘对象的刻画中赋予自然之物的精神情操。郭老师在艺术探索中对人物、山水、花鸟诸多不同的艺术领域无不涉及,皆有所得,但最终以他从童年起便情有独钟的雄鸡和花猫成为百姓心中的“画鸡神手、花猫名家”。观之郭老师墨下的大公鸡,雄赳赳气昂昂,一派天下任我行的豪迈之气,让人感受到他在挥毫泼墨之时“鸡人合一“的灵感升华。再看他的百鸡图,形神兼备,公鸡有豪气,母鸡有爱心,群鸡守望相助,一派万千升平。并以其形态直观灵动、顾盼生姿的鸡、猫感动着观众。所有的艺术都不是一挥而就的,为了画好这些自然的宠物、人类的朋友,他甚至在城市居住的家中喂养它们。他后期的作品个性鲜明、风格迥异、笔墨饱满、和谐自然,从构图、笔墨手法到色彩都趋于明朗和真实,一扫昔日的平淡与僵滞,在明快健朗之中洋溢着一种达观向上的阳刚之美和希望之情。读他的动物小品,仿佛是在欣赏一篇篇、一曲曲优美的田园诗文和清朗的山间小唱,那形神兼备的隽永,那鲜明强烈的颜色,那阴阳顿挫的墨线与浓淡墨块、色块的融合,都凝结着一个画家爱自然、爱生活、爱艺术的秉性和激情。

      著名作家魏巍先生看过郭老师画的雏鸡,连声称道:“率真、可爱!”著名诗人、原文化部部长贺敬之府打开郭老师的《大吉图》,仔细观赏后,环视了一下客人,指着他道:“这鸡是你画的吧!”话音刚落,客厅里就响起了诗人与画家会心的笑声。对于这种“画如其人”的现象,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院长徐庆平先生精辟地评论道:“凡到过黄土高原的人,对于从长安走来的旅京画家郭利杰的画都会感到尤为亲切”。“中原文化的悠远和长安文化的博大在这位孜孜以求的画家身上得到了印证和体现,这种胸襟和追求也使这位身材高大的画家笔下出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充满自然情趣和田园诗意的风格。

      艺术大师齐白石说:“所谓艺术,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郭老师孜孜不倦、潜心艺术多年而深悟此理,故继承传统又有创变,既有共性又具有风神,笔下的动物小品用意夸张饱满,运笔却精细灵动。其鸡其猫,别具一格,带有崭新鲜明的郭氏印记,又别有情调,有一种仪态万方的充实之美,有一种如水浸漫的灵慧之美,这也是《吉星高照》《合家欢》《日出东方》等作品行销不衰,深受读者观众喜爱的原因吧。
     艺术成就人生,花香四海沁人心。2005年12月,郭老师在北京荣宝斋举办了“郭利杰百鸡百猫画展”,北京日報半个版面报道《画鸡神手郭利杰》;以后又分别在济南、西安、深圳、海口、大连、兰州、北京皇城艺术馆办“郭利杰从艺60年作品全国巡回展”。

      对于郭老师的艺术人生和孜孜不倦地求索精神,报纸媒体也是争相宣传报道。2015年5月求是杂志《小康》刊登了《郭利杰60岁闯北京》的故事;2017年10月13日人民日报(海外版)整版刊登郭利杰老师从艺60年的艺术成就。

     “岁暮但知夕阳晚,不须扬鞭自奋蹄。”郭老师用自己的行动向世人证明了,不管年龄有多大,只要有实力,去哪儿都可以。
如今,郭老师的作品《一唱雄鸡天下白》巨幅被收藏在毛主席纪念堂。《春日融融》一幅被台湾新竹市美术馆收藏:《报春大吉》巨幅被人民大会堂收藏:《梅花香自苦寒来》巨幅被北戴河宾馆收藏:《和谐吉祥》巨幅被宁波中国美术馆收藏。2014年,庆祝中法建交50周年,巴黎举办卢浮宫东西方国际艺术展,郭老师被邀请前去画鸡,因为法国国徽上的吉祥物是雄鸡。此行,郭老师收获颇丰。

      郭老师说:“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不仅是要懂得弘扬自己国家的优秀传统,还要学会融会贯通,艺术无国界,绘画无国界。”在继西安、焦作、北京之后,郭利杰在巴黎也有了自己的艺术馆。

    盛世心映夕阳美,老树逢春更著花。愿郭老师的艺术人生更上一层楼。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