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焦墨焦彩艺术课题组揭牌启动

2018-6-1 10:10| 发布者: admin| |来自: 艺界网

摘要: 2013年12月19日上午,北大焦墨焦彩艺术文化研究与应用课题组启动及袁江焦墨焦彩画展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举行,与此同时,焦墨焦彩艺术报创刊发行。北大焦墨焦彩艺术文化研究与应用课题组组长、书画家袁江致辞 课题组 ...

   2013年12月19日上午,北大焦墨焦彩艺术文化研究与应用课题组启动及袁江焦墨焦彩画展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举行,与此同时,焦墨焦彩艺术报创刊发行。

北大焦墨焦彩艺术文化研究与应用课题组组长、书画家袁江致辞
北大焦墨焦彩艺术文化研究与应用课题组组长、书画家袁江致辞

   课题组组长袁江介绍了他多年来潜心研究的焦墨焦彩画的心路历程以及成立课题组的现实意义。他在致辞中提到,教育失去了重心,“改良”了文脉,中国画有逐渐西化的趋势。唯利是图的文化乱象直接摧残和影响了中国画的健康发展。中国画的核心语言是“线”、“点”,这个“线”“点”是书法笔意在中国画中的延伸和演变。中国画的基础是文化,中国画的境界是哲学,创造中国画的人是修养。中国画有“两个意境”:一是“笔墨意境”,二是“诗化意境”,“两个意境”互为作用,才能创造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如何体现“枯韵”与“气韵生动”,“焦墨焦彩画”填补了“焦墨画”表现技法上的诸多缺陷与理论空白。在民族文化处于“乱象”之际,北京大学设立“焦墨焦彩画艺术文化研究与应用课题”,创办“焦墨焦彩画艺术报”,并举办小型的“焦墨焦彩画展”,其目的就是要挖掘、继承、弘扬民族文化之精华,使其再创新、再发展、创造出更多优秀的作品,供养我们的精神家园。

北大焦墨焦彩艺术文化研究与应用课题组揭牌
北大焦墨焦彩艺术文化研究与应用课题组揭牌

   本次新闻发布会由北京大学民营经济研究院社会责任与中华文化研究所、北京大学焦墨焦彩艺术文化研究与应用课题组、中国焦墨焦彩艺术研究院共同主办,发布会仪式简朴大方,着重参观鉴赏交流,给参展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文人—挺起你的脊梁,救救中国画!

   一部辉煌的文明史与贫弱耻辱的历史,承载了中国文化。我们有过亡国的历史,却没有文化断代的记录。

   改革开放、经济繁荣,祖国迅速崛起,引发世界关注。在人民享受物质生活的同时,世界也在关注着我们的文化发展。

   文化的乱象和扭曲,人心的浮躁和贪婪引起世界的震惊和恐慌。

   真正的艺术家在寂寞中熔铸,优秀的艺术在世俗中沉吟,边缘化的艺术家保持沉默。

   中国画的文脉断代,鲜红的血液慢慢流失,文人的脊梁在一天天垮塌,精神颓废,信仰迷茫,传统文化丢失,灵魂被“名利”冲散。

   宣纸上的创作,已经不完全是中国画了。没有“笔墨”,没有中国画的写意精神,没有文化内涵和修养,满纸的浮躁。“素描皴”代替“书写笔意”。画展巧立名目,竭尽花样,然而,其作品犹如一娘所生。

中国画坠入大忽悠时代!

因为对传统文化没有精深的研究,耐不住寂寞,所以忽悠;

因为概念模糊,把“焦墨”当作“黑”、忽略了“气韵生动”之要素,所以忽悠;

因为笔墨功夫肤浅,没有文化支撑,所以忽悠;

因为名利确实充满诱惑,自身修养难以抵抗,所以忽悠;

因为政府开明,言论自由,缺少自律,所以忽悠。

我们不需要拿西方绘画来“改造”中国画,用西方绘画语言、名词、审美标准、审美理念来评头论足,更反对把中国文化贬得一文不值。

教育失去重心,“改良”断了文脉,中国画有逐渐西化的趋势。

这种唯利是图的文化乱象,这种粗制滥造的文化垃圾,这种文脉香火濒临绝种、传承断代,正宗中国画传人少而又艰难的趋势,直接摧残和影响了中国画的健康发展。

艺术无国界,艺术无阶层,艺术无权威,因为只有创造才能称得上是艺术,也只有艺术作品才是检验艺术家的唯一标准。

“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辛弃疾)

古人以文化为基础,道德为信仰,用生命追求艺术的真谛。

中国画有养育人类精神的功能。所以,中国画,要求画家必须有修养。我本人必须“补课”,补国学,补文学,补修养,补人生,补做人,静心,净身,境界,抱朴守真。

一、要有诗人情怀。古人云:画是有形诗,诗是无形画。画家首先应该是一个文人。要有诗人的浪漫情怀,哲学家睿智的目光,高人贤达纯洁的慧根。画家每天面对的不是笔墨技法问题,是文化,是哲学。

要有感动天地的真情,接天地之灵气,吸纳人生真善美。“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画家要创造一种能与天地沟通的语言,修得法眼,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正法,供莲花之作,以养精神。眼力不及未必无。开启一孔天目,就得一层境界。

二、要博览天地古今,博识,博养,博积,博悟,博情,博胆,无求,无欲。“惟有深刻之修积,渊博之见识,先使内心充实,乃是气韵出发点。”

向古今贤者学习。知古人之精华,以防复辙;知古人之心历,以明我见;知古人之笔墨,以创我法;知古人之情怀,以积我养。贴进自然,融进生活。写生,要对自然细细品味:初品其味,貌也;再品其味,质也;三品其味,气也;四品其味,神也;五品其味,法也。要读懂中国文化。其道理犹如品画:观其形色,低层;观其笔墨,中层;观其意象,高层。

“皴法”,源于自然,成于智者。自然是“皴法形态”产生的唯一途径。

三、笔墨铸造:“笔墨”是中国画的语言,“线、点”又是语言中的核心元素。笔墨含性,性必修,笔墨之道,贵在用水。笔墨初始,气化万象,受画家自身修养、情绪、状态的影响,产生不同品位、不同味素的笔墨形态。笔墨形态各异,笔墨意境也呈五彩缤纷状。它所营造出来的无形的、抽象的、朦胧的味素,就是个性化笔墨意境。所以,中国画的笔墨是一个很复杂的哲学问题。抽象的笔墨在深层面蕴藏着一个永远看不透,也不能看透;永远说不清,也不能说清的人文哲学命题。笔墨意境玄妙神奇,“见用于神,藏用于人”。文中三只眼,画中象外象。

四、人生修养,以文载道,画见其心。文、画分家,灵魂出窍。

“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溺”。

清风雨露绢上客,蓝天白云大唐诗。

明月清风酒,高山流水琴。

五色不乱其目,五言不上其玄,闭门三昧,沉心三真六草,十日一水,五日一石,永字八法。心斋无所有,“三玄”枕边花。(《庄子》《老子》《周易》),有形迷蒙无形玄,天地无色道自圆。若能悟到老夫意,太极图里可耕田。半部论语吃掉我青春年华,家有丹青五百卷,蕴藏了我一颗无为之心。

曲高不守和寡,阳春红莲白雪。对窗夜雨,吐故纳新,求得机杼一家,别出心裁,不落窠臼。

十年寒窗苦,只求梦中圆。贻笑大方客,守拙心田园。独占山水有清音,横卧八荒也风流。

五、焦墨焦彩画。

“焦墨画”:又称渴笔、干笔、枯笔,焦笔画。初始宋,兴于元,行于明清,迄今不衰,但始终没有形成气候,传世精品如凤毛麟角。探其原因,就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枯韵”这一核心主体,南齐谢赫“六法”第一要素就是:“气韵生动”。“焦”是手段,“韵”是目的,不能因“焦”而失韵,“黑”不是“焦墨”画。这种技法形成的初始期是画家“起稿”时所用。关于“焦墨画”的理论也是只言片语,星星点点。在表现技法上还存在着很多缺陷:如:四季,阴、晴、雨、雪等特殊环境下的表现,显得苍白无力,举手无措。

从文化发展的历史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任何一种艺术表现形式,如果其技法影响主题思想的表达,这种形式就没有生命力。

经过多年研究,我解决并填补了“焦墨画”表现技法上的诸多缺陷和理论空白。

在研究“焦墨画”的同时,又发现了“焦彩”。经过补缺安道,使“两焦”合璧,纳彩赋色,终于使其功德圆满,修得正果。

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画从它的产生,发展,成熟,到派生和演变,都是“玩水”的艺术。而“焦墨焦彩画”则是“不玩水”的艺术。

“焦墨焦彩画”,系中国画大系中一个用技法来命名的画种。顾名思议:“焦”干枯之极也。“墨”分五彩,任何一色都可以做到“焦枯”且不失其“韵”。“焦彩”亦同。它的理论,创作理念和原则以及审美标准建立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

中国画是“写”出来的,一“写”一“画”体现出东西方绘画的两大特点和要求。画家的成长离不开两个“基因”:一是文化基因,二是血脉基因。两个“修养”:一是富足之“玩”养,二是贫穷之历练。中国画的核心语言是“线”、“点”,这个“线”“点”是书法笔意在中国画中的延伸和演变。中国画的基础是文化,中国画的境界是哲学,创造中国画的人是修养。中国画有“两个意境”:一是“笔墨意境”,二是“诗化意境”,“两个意境”互为作用,才能创造中国画的写意精神。“笔墨”和文化素养是画家安身立命的大问题。笔墨是什么,“是非常不食人间烟火的,虚无缥缈的,出世的思想的符号”。艺术家要善于在别人司空见惯的地方,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美;要善于从别人的作品中吸取营养。倡导一“字”之师的良好文风。

是谁打断了文人的脊梁,是“方孔先生”。所以我们要借助知识和精神的力量,关注民族文化的发展。

文化自先秦开始,就是中华民族的灵魂。文化起源于宗教,服务于宗教,成熟独立之后,依然肩负着成教化,助人伦之神奇使命,艺术家的创造也始终是鬼使神差,天设地造,充满玄妙。

在民族文化处于“乱象”之际,北京大学设立“焦墨焦彩画艺术文化研究与应用课题”,创办“焦墨焦彩画艺术报”,并举办小型的“焦墨焦彩画展”,其目的就是要挖掘、继承、弘扬民族文化之精华,使其再创新、再发展、创造出更多优秀的作品,供养我们的精神家园。

北京大学自建校以来,就是新文化的旗手,我们要继承北大的优良传统和治学严谨的良好风尚,唤起文人的良知和社会责任感。不是无病呻吟,也不是文人的穷酸,是热爱祖国文化的赤子之心、是道义和责任的呼唤,是心灵的呐喊。仅此而已——一介布衣之声!

返璞归真,正本清源,还原艺术一个真。返璞是修养,归真是境界,返璞不是复古,归真不是还俗。

天地养我之正气,我养艺术之灵魂。

江山一统高士闲,半壶小酒如春眠。

卧吟危桥天地醉,南篱砚池月上圆。

小艺术迎合时代,大艺术引领时代。

文人——挺起你的脊梁,救救中国画!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